<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

            長江商報 > “資本獵手”方威光環與爭議伴行   東北制藥靠“2元退燒藥”爆紅亦難解業績萎靡

            “資本獵手”方威光環與爭議伴行   東北制藥靠“2元退燒藥”爆紅亦難解業績萎靡

            2022-12-26 07:39:1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因為2元錢的退燒藥,資本大佬方威及其實際控制的東北制藥(000597.SZ)頻頻登上熱搜。

            與良心老板相對立的是,東北制藥因為壟斷,被罰款1.3億元。方威因此被稱為“行走在天使與魔鬼之間”。

            不到50歲的方威,創造了許多令業界難以企及的傳奇。實際控制方大碳素、方大特鋼、航錦科技的前身方大化工(現已轉讓)、東北制藥、中興商業等,方威被稱為國資獵手。神奇的是,在方威入主之后,這些瀕臨破產的企業往往能在很短時間內起死回生。方威也因此曾被指低價侵吞國有資產。

            全員加薪50%、壘砌現金墻給員工發年終獎,一度是方威及方大集團的標配。頻頻向疫區、災區捐款捐物,方威向公眾傳遞的是愛心、良心老板形象。410億元入主海航,隱藏的是方威莫大的野心。

            靠2元退燒藥爆紅,方威賺足了正面形象,但東北制藥的困境依然,成為方大系的特例。

            方威將使用什么魔力助東北制藥脫困?

            靠并購成就東北首富

            相較于企業家,方威的發家致富之路所展現的,更像是長袖善舞的資本大佬。其人生的第一桶金,更多是靠運氣。

            公開信息顯示,方威1973年出生于遼寧沈陽市民東部遠郊區的小深井子村,幼時家貧,方威是一個“吃百家飯長大的孩子”。

            關于方威發家的往事,流傳的版本較多。有說法是,早期,方威曾進入大連萬達集團,替王健林打工,還出任過萬達商貿中心總經理。后來,他進了國營企業撫順碳素廠,并很快成長為廠里的管理人員。

            2002年,時年29歲的方威參與撫順碳素廠改制,成為其實際控制人。神奇的是,接手當年,方威就讓撫順碳素廠扭虧為盈。

            流傳更為廣泛的說法是,方威最早是在遼寧撫順收購廢鐵,再轉賣給當地的鋼鐵廠。當時,撫順新鋼拖欠了方威不少貨款,用一處鐵礦來沖抵。沒想到,方威的運氣好得出奇。鐵礦沖抵貨款后,鐵礦價格突然大爆發,并持續幾年。方威由此發家,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究竟哪種說法更接近真相,方威并未公開回應。

            靠鐵礦發家后,位于撫順市的炭素廠瀕臨破產,方威四處借錢接手碳素廠,先是向炭素廠注資,隨著另一位股東的退出,最終買下了這家炭素廠。方威買下當年便讓其扭虧為盈,讓人大呼意外。

            此后,方威大施拳腳,頻頻收購。2003年,方威重組撫順萊河礦業,2004年,撫順鑫仁實業有限公司更名為遼寧方大集團實業有限公司。2004年至2005年間,先后收購沈陽煉焦煤氣、成都蓉光炭素、合肥炭素三家國企。至2005年末,方大集團總資產為13.95億元。

            無一例外,這些瀕臨倒閉的廠礦企業,到了方威手里,像變戲法一般,都神奇般活了過來,并成為方威的搖錢樹。

            在收購資產方面,方威表現出較高的天賦。

            2006年,地處甘肅蘭州的原海龍科技上市后連續3年虧損,瀕臨退市,方大集團獲得了海龍科技的代理經營權后,又以競拍方式獲取海龍科技控股權。根據當時協議,方大集團要承擔歸還蘭州炭素占據海龍科技的2.77億元借款,但方大集團并未出“真金白銀”,而是將旗下三家炭素公司以2.81億元估值注入了上市公司,收購后更名為方大炭素。

            這是方威攬獲的首家A公司。此后一發而不可收拾,南昌鋼鐵、方大化工(現更名為航錦科技)、東北制藥等多家公司,被方威納入麾下,打造了聞名A股市場的方大系。410億元拿下海航控制權,更將方威及方大集團推上巔峰。

            2016年,方威以300億財富躋身胡潤百富榜第53位,一時間,“鋼鐵首富”“東北首富”等榮譽加身。

            2022年,方威以50億美元財富位列《2022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552位。

            良心老板與質疑伴行

            外界對方威的了解,源于給員工發紅包壘砌的現金墻。方威借此向外界傳遞的是良心老板、好老板的形象。

            近年來,每逢春節,方大系旗下的公司都要給員工發紅包。略顯夸張的是,百元大鈔捆成一捆,像紅磚一樣砌成現金墻,異常豪氣壯觀。方大特鋼、方大炭素、東北制藥等方大系員工,包括符合條件的員工父母,也都領到了方大集團發放的“孝敬父母紅包”。2022年春節,入主海航僅僅一個多月,方大集團也向海航員工發放了年終紅包。

            此外,方威還作出承諾,醫保覆蓋不了的員工父母醫療費、子女上大學的教育經費等,方大集團均伸出援手。對于符合條件的員工,薪酬大漲50%。

            誠然,在對待員工方面,方威做得不錯,因此,他也被稱為“良心老板”。

            在對外方面,頻頻馳援的方威也被視作“愛心老板”。2020年1月,方大集團捐贈湖北2億元抗疫,3月給遼寧省捐1億元抗疫;2021年7月,捐給遭遇暴雨的河南現金1億元和價值1億元的應急救援物資,10月,捐給山西現金5000萬元和價值5000萬元的應急救援物資;今年4月,捐贈上海市2000萬元物資,8月緊急向海南捐贈價值500萬元的抗疫物資,9月捐給四川瀘定1000萬元現金,用于“9·5”瀘定地震相關應急救災及災后重建工作。

            方威的良心與善舉,塑造了自己的光輝形象,但這,掩蓋不了市場對其發家暴富的質疑。

            在大舉收購之時,方威曾被稱為“國資獵手”。最為典型的是收購江西鋼鐵資產。

            2012年,方大集團完成了對南昌鋼鐵、萍鄉鋼鐵等國有資產的收購。此前的2009年8月,江西省冶金集團代江西省國資委持有南昌鋼鐵57.97%股權在江西省產交所公開掛牌轉讓,掛牌價格為9.1億元。當時規定“受讓人必須符合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6月連續盈利,資產總額不低于100億元,凈資產不低于40億元,資產負債率不高于60%等受讓條件!痹摋l款被指有意將鋼鐵企業排除在外,主營炭素的方大集團成為唯一中標企業,被視為為其“量身定制”。

            當時,被眾多企業看好的南昌鋼鐵,方大集團僅以9.1億元就獲得其59.97%股權。

            為何方威收購的資產往往能化腐朽為神奇,在短時間經營轉好?市場因此質疑方威及方大集團低價侵吞國有資產。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6月至2017年3月,方威曾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在這期間,方大集團幾乎停止了收購。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江西省國資委原黨組書記、主任、江西省國資委南鋼公司改制重組領導小組原組長李天鷗落馬。其因濫用職權,使得方大集團低價受讓了南鋼公司57.97%的省屬國有股權,導致特別重大的公共財產損失。

            方威最近也登上了熱搜,那就是東北制藥2元銷售退燒藥,20片只賣2元,多年未漲價,正在加班加點保供應。

            然而,在爆紅的另一面,今年12月13日,東北制藥因利用壟斷地位高價銷售左卡尼汀原料藥,被監管部門罰款1.33億元。而壟斷行為,正好是方威及方大集團入主東北制藥之后。

            一邊是低價銷售緊俏的退燒藥,另一邊是靠壟斷高價賣藥獲取暴利,方威游走于天使與魔鬼之間。

            東北制藥的困局

            東北制藥可能是方威及方大集團收購資產中的特例,納入方大系已有4年,至今仍未擺脫困境。

            公開資料顯示,東北制藥前身為東北制藥總廠,始建于1946年,曾援建全國19省市52家醫藥企業,被稱為中國民族制藥工業的搖籃。1993年,東北制藥通過股份制改造,合并入沈陽第一制藥廠等,1996年登陸深交所,成為中國老藥廠“四大家族”之一,風光無限。

            東北制藥的主營業務為生產和銷售化學原料藥品及制劑藥品、經營醫藥產品批發及零售、生物制劑的生產與銷售,主要產品有維生素C原料藥、左卡尼汀、吡拉西坦、磷霉素系列等,其中左卡尼汀原料藥是東北制藥的強勢產品之一,也是維生素C全球三大主流供應商之一。也是這一產品因為壟斷被罰。

            由于東北制藥以原料藥為主,在醫藥產業鏈中不具有優勢。其產品中,除了市占率達70%的磷霉素鈉之外,其他產品并無十分明顯優勢。

            從經營業績方面看,東北制藥整體上不算理想。2008年、2009年,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3.59億元、4.76億元。2010年,經營業績開始轉向,當年的凈利潤為0.50億元,同比下降89.50%。2011年,公司虧損3.90億元。

            主營業務方面,2011年至2016年,公司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持續虧損。

            2017年、2018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1.19億元、1.95億元,而2018年的扣非凈利潤為0.42億元,同比下降63.18%。

            2018年7月,方威入主,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凈利潤分別為1.74億元、0.12億元、0.99億元,同比變動-10.87%、-92.96%、707.93%,大幅波動。

            今年前三季度,東北制藥實現營業收入65.69億元,同比增長7.60%,凈利潤1.28億元 ,同比增長402.55%。雖然凈利潤大幅倍增,但還不夠繳納1.33億元罰款。

            縱向來看,方威入主后,找到東北制藥困境的破解之法了嗎?

            2018年,東北制藥“全員漲薪50%”,當年扣非凈利潤下降63.18%。

            2019年,東北制藥實施股權激勵,但150億元的營收目標并未實現。

            研發投入方面,2018年至2021年,東北制藥投入的資金分別為2.04億元、1.40億元、1.26億元、1.51億元,今年前三季度為0.57億元,呈下降趨勢。

            實際上,可能是擔心危及利潤數據,上述研發投入中,部分進行了資本化。如2021年,研發費用為0.83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僅約為1.02%。

            如此低的研發費用率,東北制藥的研發創新能力可想而知。

            今年9月,東北制藥宣布出資5億元設立全資子公司東北制藥(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加速推進與美國MedAbome公司協議引進的ADC藥物和CAR-T細胞治療技術合作項目落地。

            近期,東北制藥宣布作價2000萬元賣掉位于北京的兩套房產。對此,市場解讀,是為了2022年利潤數據好看。

            2元退燒藥爆紅,短期刺激了股價大幅上漲,但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東北制藥的困局。

            方威找到東北制藥的突圍之道了嗎?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美女无奶罩内裤 大全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