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

            長江商報 > 吳以嶺靠連花清瘟暴賺238億成中國“最富院士”   以嶺藥業年砸22億營銷疫情過后業績或大滑坡

            吳以嶺靠連花清瘟暴賺238億成中國“最富院士”   以嶺藥業年砸22億營銷疫情過后業績或大滑坡

            2022-12-19 07:26:4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A股最富有院士吳以嶺的財富還在增長,助推其財富增長的是被捧上神壇的“連花清瘟”。

            近期,國內疫情防控政策調整,布洛芬、連花清瘟等產品再度一盒難求。以嶺藥業(002603.SZ)的股價繼續高歌猛進,而公司業績可以預見性地將高速增長。

            起源于“非典”、露頭角于甲流、聞名于新冠,連花清瘟由今年73歲的吳以嶺研制,因為被列入新冠診療方案而成為爆款中成藥產品,并推動以嶺藥業經營業績大幅增長。

            不過,即便是到現在,連花清瘟的真正的療效,依然富有爭議。

            12月18日午間,以嶺藥業在官方微信賬號發布聲明稱,網絡謠言稱連花清瘟可造成肝損傷、肝衰竭,此類不實消息嚴重誤導了廣大民眾,嚴重損害了連花清瘟的產品形象。根據國際醫學科學組織委員會推薦的不良反應判定標準,其不良反應發生率屬于非常罕見級別,未見與連花清瘟相關的肝腎功能損傷不良反應。

            新冠疫情終將過去,連花清瘟的造富效應還能持續多久?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近幾年,以嶺藥業年度投入的營銷推廣等資金高達20億元。

            連花清瘟的爆火,是否也有營銷推廣的因素?疫情之后,以嶺藥業警惕業績下降、股價大跌風險。

            財富238億的最富院士

            在中國醫藥界,在中國近2000名院士中,吳以嶺無疑是近三年最受關注的人物。而這,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

            吳以嶺出身中醫世家。1949年10月,吳以嶺出生于河北衡水故城縣,從小跟著父親行醫,耳濡目染之下,漸漸對中醫藥有了興趣。在同齡人開開心心玩耍之時,他則在熟悉、背誦各種藥材、中醫藥方,跟隨父親潛心學醫。

            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學習一直很努力的吳以嶺考上了河北醫科大學的中醫系,這奠定了他成為一名正式醫生的基礎。1978年,全國恢復招收研究生,大學一年級的吳以嶺成功考取南京中醫學院,即現在的南京中醫藥大學。1982年,從南京中醫學院首屆碩士研究生畢業,吳以嶺被分配到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內科工作,成為心血管科的內科醫生。

            相傳是一次接診改變了吳以嶺的醫者人生。有一次,吳以嶺接診一個老冠心病患者,病人看了很多醫生,均無明顯效果,且病情在不斷加重。當時,吳以嶺認為,市面上的藥物很難醫治這類疾病;谝粋醫者的初心,加上天生的不服輸性格,他潛心研究,希望能找到一種新藥。

            吳以嶺改進中醫傳統的“活血化淤”療法,在藥方中加入水蛭、全蝎、蜈蚣、土鱉蟲、蟬蛻等蟲類藥,研制出一個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獨特處方,取名五龍丹,后命名為“通心絡”。病人嘗試這種新藥之后,病情明顯好轉。

            吳以嶺的“昆蟲治病”并不為同行認可,但他依然堅信自己的選擇與判斷。

            吳以嶺常常思考,如何才能救治更多患者?醫可能不如藥!一番思忖后,他決定就從五龍丹開始,走藥物產業化之路。

            1992年,當了整整10年的內科醫生后,吳以嶺辭掉公職,由醫轉為藥,創立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這就是以嶺藥業的前身。

            2003年,非典肆虐,吳以嶺帶領團隊研制出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盡管這只是一種治療流行性感冒用藥,但因其熱銷而名聲在外。

            2009年,吳以嶺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且是中醫行業極為罕見的院士。

            2011年7月28日,以嶺藥業成功闖關IPO登陸深交所。上市當日,吳以嶺的個人持股市值超過60億元,成為中國院士首富。

            11年后的今天,受連花清瘟一盒難求等因素影響,以嶺藥業的股價暴漲。今年12月8日,其股價最高為53.96元/股,累計漲幅接近9倍。

            截至12月16日,以嶺藥業的市值達755億元,不包括兒女吳相君、吳瑞,僅僅是吳以嶺個人所持股份,財富就達238億元,進一步鞏固了其院士首富的寶座。

            登上神壇的連花清瘟

            吳以嶺的財富大幅增長,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就是被捧上神壇的爆款產品連花清瘟。

            2003年非典肆虐,吳以嶺認為,“非典”屬于中醫“瘟疫”范疇,因感受“疫毒”之邪而發。他在古代醫學典籍中找到了類似非典患者癥狀的描述,結合自身思考,他提出一個預防非典中草藥配方,采用連翹、金銀花、板藍根、貫眾等中草藥清瘟解毒,這就是連花清瘟。

            根據公開消息,吳以嶺帶領團隊夜以繼日展開研究試驗,僅用15天,就完成了連花清瘟膠囊從研制到生產,并進入抗非典新藥快速審批綠色通道。

            當然,連花清瘟究竟耗時多長時間研制成功一直有爭議,但這不影響其成為“神藥”。

            2004年5月,連花清瘟膠囊獲準生產上市。

            帶著應對非典疫情目的而來,但連花清瘟更多的時候是用于流行性感冒。連花清瘟上市之時,國內非典疫情已經結束。

            2009年,甲流暴發,北京佑安醫院等9家三甲醫院聯合開展的與國際接軌的“連花清瘟膠囊治療甲型H1N1流感臨床循證研究”結果表明,連花清瘟膠囊在退熱、緩解流感癥狀方面優于達菲,且治療費用較低。

            公開資料顯示,2005年到2019年,連花清瘟膠囊累計18次被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部門列為治療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診療方案。

            不過,從以嶺藥業的早期經營業績看,通心絡仍然是其核心產品。2008年至2010年,以嶺藥業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39億元、16.32億元、16.49億元,其中通心絡收入為6.4億元、7.17億元、9.21億元,約占營業收入的68%、44%、56%。

            2020年,是連花清瘟命運的重大轉折點。這一年,連花清瘟火爆出圈。

            2020年,中醫藥通過臨床篩選出的有效方劑“三藥三方”中,連花清瘟在列。

            當年4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連花清瘟膠囊在原批準適應癥基礎上增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輕型、普通型”新適應癥,“用法用量”項則增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輕型、普通型療程7—10天”。

            疫情暴發,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幾乎成為疫區居民必備藥物。正是靠這一“神藥”助力,以嶺藥業的經營業績高速增長。

            2020年,以嶺藥業實現營業收入87.82億元,同比增長近30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2.19億元,較上年增加6.12億元,翻了一倍多。

            當年,除了在國內大規模銷售外,連花清瘟還在20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批文并實現銷售。

            2021年及今年前三季度,以嶺藥業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13.44億元、14.14億元,均高于2020年,且今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已經超過2021年全年。

            與疫情共振的暴利難續

            以嶺藥業的經營業績高速增長,與新冠疫情幾乎是共振。未來,暴利模式難以持續。

            2020年,疫情暴發,以嶺藥業實現凈利潤12.19億元,同比翻倍。2021年,凈利潤為13.44億元,同比增長10.2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12.65億元,同比增長8.60%,二者同比增幅明顯放緩,但依然處于暴利。

            2020年至2022年的三年,以嶺藥業的年度凈利潤均超過2019年的2倍。

            可以預見的是,新冠疫情終將遠去,連花清瘟的暴利不可持續。

            事實上,以嶺藥業的危機已經顯現。

            今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27.22億元、4.84億元、4.90億元,同比下降25.80%、28.22%、26.67%。二季度開始,疫情在上海、深圳等地散發,其二、三季度的營業收入、凈利潤重回快速增長。

            在新的防控政策下,疫情高峰之后,居民工作生活將回歸正常,屆時,市場對連花清瘟的需求將急劇下降。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近年來,以嶺藥業每年在營銷推廣方面投入了巨資。

            2020年、2021年,以嶺藥業的銷售費用分別為30.35億元、34.34億元,其中,市場活動費、推廣及辦公費分別為17.29億元、20.50億元,廣告費為3.18億元、1.74億元,兩項費用可統稱為營銷費,合計為20.47億元、22.24億元。2021年,僅銷售人員的差旅費就達1.05億元。

            這兩年,公司的研發費用分別為6.54億元、7.92億元,均遠低于營銷費。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凈利潤同比增加1.90億元,而銷售費用同比減少6.25億元。

            據此判斷,如果不是銷售費用壓減了6.25億元,凈利潤同比可能會出現下降。

            疫情紅利消失后,以嶺藥業的經營業績可能會出現大幅滑坡、股價大幅下跌,投資者需要警惕。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美女无奶罩内裤 大全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