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

            長江商報 > 山西前首富楊建新“對壘”戰友徐佳東或兩敗俱傷   跨境通三年累虧73億前景黯淡成瘋狂并購樣本

            山西前首富楊建新“對壘”戰友徐佳東或兩敗俱傷   跨境通三年累虧73億前景黯淡成瘋狂并購樣本

            2022-12-12 07:40:01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山西前首富楊建新正在激戰曾經親密的合作伙伴、商業“密友”徐佳東。

            以件件百元的百圓褲業起家,曾經的“窮小子”楊建新打造了山西太原首家民營上市企業。在服裝行業獲得成功后,長袖善舞的楊建新與跨境電商行業領軍人物徐佳東走到了一起,百圓褲業并購徐佳東一手創辦的環球易購,轉型跨境電商實現市值暴增,楊建新也借此躍升為山西首富,成為山西煤炭鋼鐵行業之外的第一位首富。

            熱衷資本運作的楊建新推動跨境通(002640.SZ)瘋狂并購,短短三年,跨境通資產暴增至123億元。然而,被資本吹大的跨境通只是表面繁榮,瘋狂擴張爆雷后,2019年至2021年,跨境通扣非凈利潤三年累計虧損72.82億元。

            精明的楊建新早已在高峰期套現了約50億元,并將公司董事長之位讓給徐佳東。而回天乏術的徐佳東也在2021年5月選擇了辭職,開始密集減持套現。

            一片狼藉之下,二人商戰也愈演愈烈。12月2日晚間,跨境通公告,徐佳東因涉嫌職務侵占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隨后,徐佳東在朋友圈辟謠稱,這是楊建新在惡意誣告陷害,并表示已經掌握楊建新大量違法犯罪證據。

            內斗還在進行,內控混亂經營深陷困境?缇畴娚田L起,跨境通能夠僥幸突圍嗎?

            借瘋狂并購成首富

            在煤炭資源富集的山西,煤炭及其相關的鋼鐵行業盛產首富,如美錦集團的姚俊良家族、鋼鐵行業李兆會,窮小子楊建新登頂山西首富似乎有些另類。

            公開資料顯示,出生于1969年的楊建新,家境貧寒,初中勉強畢業就輟學了。這,注定了他的創業起點很低。

            相傳,16歲時楊建新當了一名臨時性建筑工人,但他志不在此。為了謀生,他嘗試做各種小生意,開小商店、支起小攤賣蔬果等,都沒賺到錢。

            晉商的骨子里天生有不服輸的勁兒,不甘心的楊建新選擇從哪里跌到就從哪里爬起來。他繼續擺地攤,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在太原街頭賣褲、襪。在那個物資尚不算豐富的年代,疊加省城市民旺盛的購買力,楊建新初嘗成功。地攤越擺越大,他轉移至太原服裝城。

            為了能夠超越同行,頗有經商頭腦的楊建新想了很多辦法,提出“無障礙退換貨,終身免費熨燙、繚邊”的服務,這些增值服務讓他的信譽猛增,生意起飛。受“2元店”“10元店”啟發,他又做起了“條條都一百”的百圓褲業。

            1995年,算是一個轉折點。這一年,楊建新創辦山西百圓褲業有限公司,開始公司化運營。這就是后來上市主體百圓褲業的前身。

            楊建新以連鎖經營方式在全國擴張。百圓褲業曾在全國二十八個省、市、自治區開設1700余家專賣店,并在西安、沈陽、武漢等地設立十四個大型物流配送基地,成為一家擁有自主知識產權、進行品牌輸出的服裝營銷企業。

            2011年底,楊建新推動百圓褲業登陸A股市場,成為山西太原首家IPO上市的民營企業。

            楊建新登頂山西首富離不開另外一個人,他就是環球易購的創始人徐佳東。

            比楊建新小8歲的徐佳東,畢業于北京大學數學系,后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進修,拿到了博士學位,屬于名副其實的海歸+學霸。2008年,徐佳東在深圳創立環球易購。就在百圓褲業成功上市的那一年,環球易購獲得深創投及旗下紅土創投5000萬元的A輪融資。

            當時,盡管兩家公司均涉足服裝行業,但二者有很大差異。百圓褲業產品價位在200—300元,對接國內中等收入中青年,環球易購服裝價位則在10美元左右,對接國外下沉市場。此外,跨境電商和國內電商運營差別很大。分析人士稱,環球易購并不能幫助百圓褲業實現國內線上業務的突圍。

            就是這樣的兩家公司最終走到了一起。2014年,百圓褲業以發行股份加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環球易購100%股權,交易后徐佳東個人持有上市公司20.19%股份,成為第二大股東,楊建新持股比例則為22.30%,仍為公司實控人。次年,百圓褲業更名為跨境通。而這,也相當于環球易購變相借殼上市。

            借助并購帶動業績增長,百圓褲業股價大漲。2015年6月,公司股價最高達123元/股,市值超過260億元。楊建新、樊梅花夫婦以接近百億財富成為山西首富。

            被資本吹起來的泡沫

            收購更名,百圓褲業成為跨境電商第一股,楊建新在外延式并購擴張的路上狂奔。

            收購環球易購后,嘗到了甜頭的楊建新頻頻推動大規模并購。據長江商報記者不完全梳理,2015年至2018年,跨境通相繼收購帕拓遜、廣州百倫、通拓科技、易極云商、金虎便利、優壹電商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權。其中,收購優壹電商的交易作價高達17.90億元。

            系列并購后,跨境通形成完整的跨境進出口電商業務生態圈。為了支持并購,跨境通實施了5次定增,合計募資50.23億元(包括發行股份和配套募資)。

            高溢價并購、高業績承諾推動了跨境通經營業績的高速增長。2015年至2017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1.68億元、3.94億元、7.51億元,同比增幅分別高達403.39%、133.85%、90.72%。

            超高速增長的業績傳導至二級市場的是股價暴漲。從復權價來看,2014年初,公司股價為31.28元/股,2017年10月達到298.68元/股,4年間增長了8.55倍。同時,公司的市值也從2014年初的20億元左右最高飆升至近400億元。

            顯然,這是資本吹起的泡沫,是跨境通瘋狂擴張的結果,公司也因此埋下了巨大隱患。2018年底,跨境通的賬面商譽高達25.38億元。

            收購環球易購,溢價率高達8倍,并購之后,環球易購成為跨境通核心資產,也是其業績貢獻的最大現金奶牛。2014—2018年,跨境通的營業收入從8.42億元高速增長至215.34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從0.33億元上升至6.23億元。環球易購、帕拓遜與優壹電商成了公司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其中,環球易購貢獻的年度營業收入曾超百億。

            這一現象背后是業績對賭協議,環球易購需要在2014年至2017年,完成凈利潤分別不低于0.65億元、0.91億元、1.26億元、1.70億元。

            為了完成業績承諾,環球易購盲目鋪貨,虧本大打價格戰。2017年下半年環球易購出現庫存積壓,2018年面臨存貨跌價,庫存和資金周轉困難加劇。

            隨之而來的是泡沫破滅。疫情之下,融資困難、資金鏈緊張、人才流失、成本支出陡增等因素疊加,環球易購經營壓力空前。2019年,環球易購營收85.06億元,同比下降31.44%,凈利潤-26.51億元,同比下降1218.28%。2020年,環球易購虧損高達29.5億元,員工人數從年初的3353人,減少到年末的885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楊建新曾試圖復制跨境通的高速增長模式,出資10.03億元受讓A股公司青松股份股權,成為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到2020年四季度,察覺到形勢不妙的楊建新果斷退出,通過二級市場減持、協議轉讓等途徑,套現約11.03億元。

            徐佳東成了背鍋俠?

            徐佳東入局跨境通,似乎是順理成章,但更像是充當了楊建新的背鍋俠。

            作為跨境通核心資產環球易購的實際控制人,徐佳東于2018年走向臺前。當年11月28日,其接替楊建新成為公司董事長。

            在左手推動跨境通瘋狂并購之時,楊建新右手實施大規模減持套現計劃。2015—2017年,楊建新、樊梅花夫婦以及旗下公司新余睿景通過二級市場減持、股權轉讓等形式,累計套現近50億元。

            此外,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楊建新夫婦和新余睿景還累計質押2.79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7.94%,粗略估算其融資約18億元。

            楊建新似乎是去意已決。2017年,其辭任總經理,并計劃將實際控制人之位讓給徐佳東。只是,跨境通股價下跌,徐佳東沒有籌集到接盤資金,上位計劃落空。

            2018年,將股權轉讓給徐佳東的計劃失敗,楊建新很快找到了新主,即瀘州老窖旗下的四川金舵投資和廣州開發區旗下的新興基金,新興基金出資9.91億元受讓跨境通6.55%股權,并通過二級市場增持,持股比上升至8.47%。

            不過,目前,跨境通的第一大股東依然是楊建新,徐佳東通過股權轉讓、減持套現等,退居第三大股東,新興基金為第二大股東。

            在跨境通表面上繁榮之時,楊建新基本上完成了撤退,將跨境通交給徐佳東。而徐佳東面對是歷經瘋狂擴張后爆雷的爛攤子。

            2019年至2021年,跨境通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分別為虧損26.86億元、23.41億元、22.55億元,三年合計虧損72.82億元。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51.11億元、0.10億元,同比分別下降27.32%、97.92%。

            在執掌跨境通期間,徐佳東多次被監管處罰。2021年5月,有些情懷的徐佳東自我感覺回天乏術,主動辭任董事長一職,與跨境通告別。

            退出管理層并未一了百了。徐佳東背負24個限消令,被執行總金額達8.51億元,已成老賴。楊建新也身背5個限消令,被執行總金額22.04億元。受債務影響,兩人所持股份均不斷被司法強制執行、拍賣。

            跨境通早已在償債過程中將資產悉數變賣,如今主體只剩優壹電商、ZAFUL、百圓褲業等。

            12月2日晚間,跨境通的一紙公告似乎再次坐實了徐佳東的“背鍋俠”身份。公告稱,原董事長徐佳東因涉嫌職務侵占被太原市公安局萬柏林分局立案偵查。

            這一消息隨即被徐佳東否認。徐佳東稱,自2021年被迫離開親手創立的環球易購以來,楊建新利用資源對其窮追不舍,公安機構多次更換罪名立案未果,現在終于成功立案了。徐佳東同時聲明稱,侵占公司巨額資產屬于誣告陷害,是錯誤地將經濟糾紛拔高為刑事案件,將私人恩怨上升為惡性案件。徐佳東還打算“魚死網破”,稱已經掌握楊建新大量違法犯罪證據。

            在跨境通深陷經營困境之時,公司兩名核心人物激戰,誰是誰非,有待權威部門作出公正結論。

            跨境電商正成為黃金賽道,互聯網巨頭紛紛加碼,12月7日以來,跨境通迎來三連板,三日大漲32.81%。但跨境通還能跨過危險期嗎?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美女无奶罩内裤 大全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