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

            長江商報 > 鞍重股份3億賬面資金撬動260億項目被指畫餅   上市11年僅盈利2億楊永柱家族已套現12億

            鞍重股份3億賬面資金撬動260億項目被指畫餅   上市11年僅盈利2億楊永柱家族已套現12億

            2022-12-12 07:40:01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總資產不過21.16億元,賬面資金僅有3.38億元,卻要投260億元進行項目建設,鞍重股份(002667.SZ)的這種要將高杠桿玩到極致的做法被市場指為“畫餅”,公司股票也在二級市場被投資者以腳投票!

            12月8日晚間看,鞍重股份披露,公司擬與企業聯合體聯合投資260億元進行鋰電及儲能項目建設,其中,100億元投建鋰電項目由公司負責。

            市場質疑,高達260億元的投資,鞍重股份在畫大餅。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3.38億元,償還債務都不夠。不僅如此,公司還有其他項目需要投資。

            鞍重股份主要從事礦山、建筑及筑路機械設備的研發、制造、銷售和服務,雖然在業內地位不低,但公司經營業績不佳。上市近11億年,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累計數不足2億元。

            去年以來,鞍重股份向鋰電領域轉型,在行業高景氣之下,經營業績也有所改善。但是,在資本蜂擁而至的鋰電領域,高景氣不可能持續太久,后來者鞍重股份能分得多少羹?

            二級市場上,12月9日,受260億元大投建消息影響,鞍重股份的股價跌停。

            260億投建資金從哪里來

            不自量力,是市場對鞍重股份的基本判斷。作出這一判斷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大規模投建。

            根據公告,12月8日,鞍重股份與湖南臨武縣政府簽署《投資合作協議書》,協議約定,公司與企業聯合體聯合投資含鋰多金屬礦采選、碳酸鋰、混合儲能及電芯項目,分三期建設,項目總投資約為 260億元。其中,公司投資采選及尾渣處理項目及投資碳酸鋰加工項目合計為 100 億元,與企業聯合體共同投資混合儲能及電芯項目 160 億元。

            具體而言,鋰電項目,100億元資金由鞍重股份自行籌集,建設內容為礦權辦理、已有礦權整合并購、礦山開采、礦石分選及尾渣處理與碳酸鋰項目生產同步分期建設。其中,電池級碳酸鋰建設項目分三期建設,分別建設年產2萬噸、2萬噸、4萬噸電池級碳酸鋰生產線。儲能項目為投資建設 40GWh 混合儲能及電芯項目,也分三期建設,其中第一、二期均建設10GWH混合儲能及電芯項目,第三期建設20GWH混合儲能及電芯項目。

            或許是擔心鞍重股份的履約能力,臨武縣對鋰電項目設定了履約保證條款,即鞍重股份需要支付10億元的履約保證金。這筆保證金同樣是分期支付,涉及支付碳酸鋰及電池項目保證金4億元、礦山項目保證金4億元、碳酸鋰及電池項目保證金2億元。

            針對投建上述項目,鞍重股份稱,投資項目主要方向為“采礦+選礦+基礎鋰電原料生產+儲能、電芯電池生產+回收”縱向一體化的新能源產業鏈布局,有利于完善公司鋰電產業鏈布局,提升業務核心競爭力以及盈利能力。

            鋰電高景氣之下,鞍重股份此時大規模切入,是否是一個好時機,暫且不談。市場普遍關心的是,260億元投建的資金從哪里來。

            根據鞍重股份披露,鋰電項目的百億投資,由公司自主投資,資金來源主要為公司自有資金及自籌資金。

            那么,這100億元資金從哪里來呢?

            顯然,鞍重股份宣稱的自有資金是一句謊話,公司自身資金原本就不夠。

            財務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底,鞍重股份賬面上的貨幣資金為3.38億元,對應的債務為3.69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為2.69億元。今年半年報顯示,期末,公司賬面貨幣資金1.36億元,其中受限資金0.27億元,主要為銀行承兌保證金。

            從貨幣資金及債務數據變動看,三季度,公司新增了債務,受限資金勢必會繼續增加。那么,綜合判斷,公司可動用的資金不多,存在償債壓力,無力抽出資金進行項目建設。

            公司自籌資金可行嗎?自籌,可以進行股權融資、發行債券、向金融機構借款等。

            截至今年9月底,鞍重股份總資產為21.16億元,發債、股權融資額度有限,且耗時較長。而在自身存在償債壓力的情況下,向金融機構貸款的額度也有限。

            粗略估算,考慮到鋰電正處于風口,越早建成越有利。百億投資,一期投資至少需要投入25億元。

            此外,公司還有其他項目繼續投入資金。11月7日,公司披露,投資10億元在貴溪市投資建設年產能 5 萬噸碳酸鋰冶煉生產線,一期建設2.5 萬噸碳酸鋰生產線,2023年開工建設。

            僅上述兩項,公司投建的資金就需要30億元。而這,還沒考慮160億元聯合建設儲能項目的投資。

            鞍重股份夸下的?,資金從哪里來?

            扣非凈利9年8降

            激進投資建設加碼鋰電布局,源于鞍重股份的經營業績慘淡,也源于公司嘗到了鋰電的甜頭。

            鞍重股份成立于2007年,2012年3月登陸A股市場,上市至今已近11年。公司主要從事礦山、建筑及筑路機械設備的研發、制造、銷售和服務,公司產品包括各種型號振動篩及大型振動篩、給料機、破碎機、混凝土預制構件自動化成套設備、垃圾分選成套設備、砂石破碎篩分成套設備、瀝青混凝土物料破碎篩分成套設備、穩定土拌合站等。

            鞍重股份稱,公司擁有大規模的振動篩生產基地,振動篩產品為國內知名品牌。公司是國內混凝土預制構件成套設備生產骨干企業,處于國內行業一流地位。

            整體上看,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市場競爭日趨激烈。隨著產業資源不斷向龍頭企業集中,工程機械市場集中度整體呈上升趨勢,主要骨干企業將逐步掌握工程機械行業各細分產品領域的話語權,加上市場競爭壓力所帶來的行業標桿企業不斷向產業鏈外圍滲透、拓展的發展趨勢,中國工程機械行業將進一步誕生產品系列更為全面、規模更為龐大的裝備制造龍頭企業。

            不過,盡管鞍重股份聲稱其處于國內行業一流地位,但公司的經營業績與地位背離。

            營業收入方面,2010年、2011年,上市前2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07億元、2.56億元。上市之后,2012年至2014年,營業收入分別為2.58億元、2.38億元、2.34億元,呈小幅下降趨勢。2015年至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為1.62億元、0.91億元、1.80億元、1.85億元,均不到2億元。2019年至2021年,營業收入為2.22億元、2.90億元、2.29億元,略有回升,但仍然在2億元級。

            營業收入的表現不佳,凈利潤則表現為糟糕。上市之前的2010年、2011年,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0.43億元、0.61億元,2012年,上市第一年,凈利潤為0.66億元,同比略有增長。上市之后,凈利潤不斷下降。2013年,凈利潤為0.59億元,2020年為0.05億元,2021年則虧損0.96億元。這是公司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年度虧損。

            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方面,2010年至2012年分別為0.42億元、0.56億元、0.57億元,2013年至 2021年的9年度,有8個年度同比下降,其中,2015年、2016年、2020年、2021年,4個年度出現虧損。

            在這種情況下,鞍重股份籌劃產業轉型,追鋰而去。2021 年 11 月,公司出資設立以碳酸鋰生產、加工、銷售為主要業務的江西領能鋰業有限公司,今年4 月啟動一期年產 1 萬噸電池級碳酸鋰生產線建設。今年1月,公司完成收購以鋰云母選礦為主要業務的江西金輝再生資源股份有限公司70%股權,5月收購主要礦產品為鋰輝石的平江縣鴻源礦業有限公司15%股權,增加了公司的資源儲備,深化鋰電新能源產業鏈上游布局。

            鞍重股份稱,目前,公司已形成集“采、選、冶”為核心的新能源鋰電池材料新業務板塊。

            受益于鋰礦石及鋰鹽高價位運行,鞍重股份已經嘗到了追鋰的好處。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6.07億元、0.84億元,同比增長281.84%、611.17%。

            算上今年前三季度,鞍重股份實現的凈利潤累計數僅為1.95億元。

            分析人士稱,鋰產業鏈出現結構性行情,比如整車制造企業為鋰電池生產商打工。資本瘋狂涌入后,行業終將回歸理性,鞍重股份自身資本非常有限,又是行業的后來者,一旦行業出現調整,其潛在的風險就會爆發。因此,公司及市場均需謹慎。

            值得一提的是,在極力推動追鋰轉型之時,鞍重股份的股東卻忙于減持套現。

            鞍重股份原實際控制人為楊永柱、溫萍夫婦,楊琪系二人之女。2019年開始,楊氏家族開始大規模減持套現。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楊氏家族主要的減持動作為,2019年5月, 楊琪協議轉讓7.06%股權,套現2.19億元。2020年12月, 楊永柱、溫萍向上海領億新材料有限公司協議轉讓23.93%股權,完成易主,套現7.66億元。

            今年以來,楊永柱、溫萍通過二級市場減持1154.09萬股股份,粗略估算套現2.5億元。至此,楊氏家族已累計套現12.35億元。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美女无奶罩内裤 大全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