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

            長江商報 > 進口奔馳GLE僅開200公里就發動機出故障大修   車輛來源不明售價82萬僅開70萬發票

            進口奔馳GLE僅開200公里就發動機出故障大修   車輛來源不明售價82萬僅開70萬發票

            2022-09-30 07:46:1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這輛進口奔馳GLE才開兩天,發動機就要大修,甚至要花30萬讓我更換發動機,這實在讓我接受不了!

            9月17日,在深圳工作的奔馳車主劉宇潤(化名)特意從深圳飛到武漢,向長江商報記者投訴奔馳質量問題。因為剛買車就出現故障和連日的聯系奔波,劉宇潤有幾分倦意,臉上也寫滿了無奈。

            8月19日,劉宇潤駕駛剛買的進口奔馳GLE450上路,沒開多久便出現了故障燈報警,奔馳4S店經過檢查后告知,這輛車的發動機有故障需要更換。

            由此,劉宇潤向購車公司提出退款或換車的訴求,但對方只同意修理,這讓他并不滿意,由此向長江商報投訴。

            據劉宇潤介紹,這輛奔馳GLE出故障時,里程數才200來公里,而且交貨時里程就顯示有180多公里。

            9月29日,奔馳公關公司一位負責人向長江商報記者獨家回應稱,劉宇潤購車開具發票的公司并不是奔馳授權經銷商。

            在近兩周的采訪中,長江商報記者發現,這輛據稱從天津港購買的進口奔馳GLE450,出售方與開具發票企業并不一致,來源成疑,而且發票金額與實際付款不符,售價82萬元,發票上卻只寫了70.08萬元,這12萬元的差價是“中間商賺差價”,還是存在偷稅漏稅的行為,也不得而知。針對這一系列疑問,本報記者將追蹤調查。

            未按約定發貨,里程數超正常范圍

            梅賽德斯-奔馳,在多數消費者眼中是豪華品牌的代名詞。然而,在劉宇潤看來,手上的這輛進口奔馳GLE450卻成了“麻煩”。

            2022年8月9日,劉宇潤父親劉剛(化名)通過天津鴻罡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簡稱“天津鴻罡”),為兒子購買了一輛進口奔馳GLE450型越野車(車輛型號為22款奔馳GLE450),花費約84.25萬元,其中裸車價為82萬元。

            劉宇潤說,由于他父親的多位朋友曾在王常月手上購買過進口豪華品牌汽車,對此人頗為信任。

            王常月來自天津鴻罡,與劉剛所簽的代理銷售合同也是出自這家公司。

            合同簽好后,劉宇潤一次性付清了84.25萬元車款,從他提供的轉賬單來看,收款方戶名為宋志偉。劉宇潤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這是按照代理銷售合同要求才打到私人賬戶上的,宋志偉是天津鴻罡的工作人員!

            劉宇潤向長江商報記者提供的代理銷售合同和轉賬單證實了他的說法,合同還顯示交貨時間為2022年8月9號之前,交貨地點為深圳。

            一個細節是,交貨時,這輛全新進口奔馳GLE450里程數達180多公里,劉宇潤說,當時雖有疑惑,但是出于對奔馳品牌的信任,當時并沒有太在意此事。

            有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因為涉及到運輸、港口裝運以及海關等環境,進口新車里程在100公里以內屬于正常范圍。

            8月9日,劉父匯款成功后,要求王常月立即從天津港將購買的進口奔馳GLE450發貨,但王常月卻推脫稱“當天喝了酒,第二天再發貨”。這點也成了劉宇潤后期維權的一大疑點。

            開兩天就“趴窩”,疑為故障車

            8月19日,收到愛車的劉宇潤,第一次將這輛進口奔馳GLE450開上路!伴_了不久后,發現車身有輕微抖動!眲⒂顫櫿f,當時他立刻向車商反映問題,但對方說“沒事”。

            沒想到,第二天,劉宇潤駕車20多分鐘后,車身出現了怠速抖動,而且出現故障燈報警。車商讓劉宇潤就近找一家奔馳4S店去檢查。

            車出故障時,劉宇潤曾向王常月詢問該如何處理,對方表示新車問題不大,可將車開到就近維修店檢查。

            隨后,劉宇潤將車開往惠陽仁孚奔馳4S店,檢測出三缸斷火等問題,給出的維修方案是更換發動機,費用為30多萬元。

            隨后一周,車商和保險公司并未派人到4S店實地查看。同時。保險公司表示,由于車出現故障后,劉宇潤行駛了一段距離,存在導致損失擴大,拒絕理賠。

            新車為什么會出故障?此時,劉宇潤感覺不對勁了,在回看此前王常月發來的視頻時,他發現,試車時故障燈就出現過報警,與后來故障燈報警出現的問題一致。

            劉宇潤覺得,王常月此前已知道這輛進口奔馳GLE450存在故障,8月9日未及時發車是為了消除故障。

            8月30日,天津鴻罡派人將車拖回天津,而且未同意更換發動機的維修方案。

            目前,劉宇潤得知車上6個火花塞燒熔,同時存在發動機進水的情況,而且發動機已經維修好了。

            “這輛進口奔馳GLE才開兩天,發動機就要大修,這讓我接受不了!9月23日,面對長江商報記者的采訪,劉宇潤臉上寫滿了無奈和沮喪。他表示,盡管完成了維修,但新車大修后肯定出現貶值,而且也不能保證之后不會出現故障,“我的訴求是希望能退款或者換車,但王常月并未同意”。

            車輛來源成疑,隱瞞關鍵信息

            本以為劉宇潤的投訴僅是一起普通的維權,但長江商報記者經過兩周的采訪發現,此時還有諸多謎團未解。

            劉宇潤通過天津鴻罡的王常月,購買這輛進口奔馳GLE450。工商信息顯示,天津鴻罡2022年6月24日才成立,法定代表人為孫琦。據了解,王常月和孫琦為夫妻關系。

            然而,劉宇潤買車后開具的“機動車銷售統一發票”顯示,這輛進口奔馳GLE450價稅合計70.08萬元,其中不含稅價約62.02萬元,增值稅稅額約8.06萬元,銷貨單位為星空汽車進出口(天津)有限公司(簡稱“星空汽車”),開具的時間為8月10日。

            工商信息顯示,星空汽車成立于2020年7月3日,法定代表人為常福軍,注冊資本200萬元,參保人數為2人。

            長江商報記者向星空汽車核實情況時,一位自稱是公司財務人員表示,這輛進口奔馳GLE450的確出自該公司,而且開具了銷售發票。

            然而,劉宇潤向長江商報記者介紹,王常月是從天津遠恒汽車貿易有限公司(簡稱“天津遠恒”)的莊磊處拿到的車。

            而且,車輛出現故障后,劉宇潤曾詢問過莊磊,莊磊稱該車是“10抽1”車輛,而這一點在買車時王常月并未告知。

            有知情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所謂“10抽1”是指海關會對平行進口車進行抽檢,來看是否符合相關標準?陀^地說,經過抽檢車輛說明在質量上有保障,但因為里程數增加,往往售價要較未抽檢車便宜。

            劉宇潤表示,此前王常月并未告知是抽檢車,而且售價上也并未便宜。

            工商信息顯示,天津遠恒成立于2020年11月3日,法定代表人為伍安洋。

            莊磊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此車是從天津遠恒出貨。但當長江商報記者詢問為何開具發票單位是星空汽車時,莊磊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建議詢問王常月。

            而王常月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只是表示劉宇潤的確從其手上買車,但具體細節要詢問公司的法務人員,并答應提供聯系方式。

            不過,截至長江商報記者發稿為止,王常月并未提供任何人員的聯系方式。

            這輛進口奔馳GLE450貨源到底是來自星空汽車還是天津遠恒,目前尚不得而知。

            有知情人士懷疑,這輛車的來路或許存在問題,可能是“走私車”。

            不過,星空汽車財務人員再三表示,公司是正規的平行汽車進口銷售商,旗下有兩三家下游經銷商。

            而當長江商報記者詢問經銷商是否包括天津遠恒時,該財務人員表示“不知道”,回避了提問。

            發票金額不符,存在12萬差額

            同時值得懷疑的是,星空汽車給劉宇潤開具的發票顯示,購車款為70.08萬元,與劉宇潤支付的裸車價82萬元存在12萬元的差異。

            對此,星空汽車財務人員表示,“經銷商給我們多少錢,我們就開多少票,其他的是車主與經銷商的事!

            對于差價,莊磊表示,具體原因要詢問王常月。

            由此,這12萬元的差價是“中間商賺差價”,還是存在偷稅漏稅的行為,或許只有王常月最為清楚。

            9月29日,奔馳公關公司一位負責人向長江商報記者回應稱,星空汽車并不是奔馳授權經銷商!翱蛻暨@臺車的渠道信息我們也無法查證核實”。

            星空汽車財務人員也表示,公司并非奔馳授權經銷商。

            這位財務人員反復強調,平行進口車按照國家要求有第三方質保,希望車主與保險公司溝通。

            對于星空汽車有多少員工等問題,該財務人員以公司內部機密為由,未進一步介紹。

            那么,圍繞這輛進口奔馳GLE450的疑問是,車如果不是星空汽車出售,為何能開具發票?發票金額和售價不符,是否存在偷稅漏稅?雖是進口車,奔馳方面是否有盡到管理義務?針對這一系列疑問,長江商報記者將追蹤調查。

            ●長江商報記者 李啟光

            圖為劉宇潤(化名)購買的出故障奔馳車。受訪者供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美女无奶罩内裤 大全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