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

            長江商報 > 萬邦醫藥研發費率連降僅2項發明專利   IPO前創始股東蹊蹺消失4名持股員工離職

            萬邦醫藥研發費率連降僅2項發明專利   IPO前創始股東蹊蹺消失4名持股員工離職

            2022-09-23 07:14:5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競爭激烈的CRO行業又迎來了一名IPO闖關者。安徽萬邦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萬邦醫藥”)試圖通過IPO募資進行大舉擴張,追趕同行。

            萬邦醫藥有不少異,F象。2006年,公司由陶春蕾等四名股東共同出資100萬元發起設立,如今,創始股東僅陶春蕾一人,其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

            2019年、2020年,萬邦醫藥實施了兩次員工持股,蹊蹺的是,兩次員工持股及外部機構、自然人入股同時進行,且“內外”入股價格同等待遇。到今年3月,已先后有4名持股的員工離職。

            此外,2020年12月,外部機構突擊入股,公司對此未做說明。

            作為CRO行業公司,萬邦醫藥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卻并不高。2021年,公司研發費率為4.90%,已經連續兩年下降。

            與研發費率下降相關的是,萬邦醫藥目前僅有兩項發明專利。在技術密集型領域,萬邦制藥拿什么去跟同行競爭?

            “內外部”入股竟一視同仁

            萬邦醫藥在對待外部機構、自然人入股與激勵的員工持股給予同等待遇,讓人大感意外。

            根據招股書,萬邦醫藥的前身萬邦有限成立于2006年3月1日,由陶春蕾、許成法、吳勁松、呂誼萍共同出資設立,注冊資本100萬元。其中,陶春蕾、許成法、吳勁松各出資30萬元,呂誼萍出資10萬元。

            然而,到了2019年初,公司股東僅剩兩人,即陶春蕾、許新珞,二人系母子關系,分別持股70%、30%。

            讓人起疑的是,另外三名創始股東哪去了?對此,萬邦醫藥只字未提。

            2019年4月,萬邦醫藥第一次增資,將注冊資本由100萬元增至123.46萬元。時任公司董事錢業銀認繳新增注冊資本4.94萬元,外部自然人沈英、司馬文龍分別認繳新增注冊資本3.70萬元、2.47萬元,本次增資的價格為28元/出資額。

            公司董事錢業銀為何與外部自然人以相同的價格增資?

            與此同時,萬邦醫藥還實施員工持股,員工持股平臺百瑞邦投資認繳新增注冊資本 12.35萬元,增資價也為28元/出資額。

            員工持股與外部自然人入股價格相同,而在這次增資擴股過程中,萬邦醫藥還對員工持股計提了股份支付費用。

            對此,市場有些不解,這究竟是激勵員工還是激勵外資自然人?外部自然人與內部激勵的員工同等待遇入股,是否存在輸送利益行為?

            當年9月,萬邦有限完成股改。2020年8月,公司再次增資擴股,外部機構昭峰投資、泰格投資分別認繳新增注冊資本33.33萬元、16.67萬元,外部自然人森磊、郭軍分別認繳新增注冊資本6萬元、2.17萬元。此外,員工持股平臺合肥航邦認繳新增注冊資本14.57萬元。

            同樣的一幕再度上演,公司實施股權激勵,員工通過持股平臺認購公司新增的注冊資本,跟外部機構、自然人“一視同仁”,增資價格均為60元/股。

            兩次實施員工持股,增資價格跟外部機構、自然人價格一樣,那么,萬邦醫藥對員工激勵體現在何處?

            2020年12月,外部機構突擊入股。實際控制人許新珞與蘇民投基金、天優投資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其向二者轉讓156.25萬股股份、3.75萬股股份,轉讓的價格為16元/股。

            外部機構入股9個月,也就是去年9月,萬邦醫藥遞交上市申請,正式沖擊IPO。

            同樣讓人不解的是,2021年3月至今年3月,公司財務部、臨床部等4名享受激勵的員工離職,其所持股權由實際控制人陶春蕾回購。

            獲紅利2000萬卻無錢增資

            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偏高,萬邦醫藥存在被實際控制人實際控制風險。此前,公司內控風險已經暴露。

            2019年4月,萬邦有限宣布減資,其注冊資本由1000萬元減少至100萬元,由當時僅有的股東陶春蕾、許新珞同比例進行減資。不過,減少的注冊資本實際為陶春蕾、許新珞尚未實繳的出資部分,分別為630萬元、270萬元。

            疑問在于,2006年成立到2019年,長達13年時間,注冊資本從成立之時的100萬元到100萬元,沒有絲毫變動,公司宣布增資900萬元卻一直沒有實繳。陶春蕾、許新珞為何不實繳?

            這一現象也為上市委所關注,并進行問詢。

            萬邦醫藥在回復中表示,2017年6月,為擴大經營規模,公司的注冊資本由100萬元增至1000萬元。之后近兩年,陶春蕾、許新珞始終未實繳增加的注冊資本。2019年4月,在引進外部投資者及持股平臺前,萬邦醫藥進行的減資是為減輕實控人的實繳資金籌措壓力,以及平衡實繳注冊資本與認繳注冊資本之間的差距。

            陶春蕾、許新珞籌集這筆實繳資金真的有壓力嗎?

            2018年底,萬邦醫藥實施了2018年以來唯一一次分紅,派發紅利2125萬元,陶春蕾、許新珞分別獲得1487.50萬元、637.50萬元紅利。

            一次派發超2100萬元紅利,難道就拿不出900萬元繳納新增的注冊資本?

            此外,2018年期初,陶春蕾占用萬邦醫藥資金余額為862.08萬元,當期又拆出595.00萬元,拆借資金的原因,竟然是個人購房、理財、向朋友提供借款等資金周轉需求。

            由此可見,并非是所稱的實控人實繳資金籌措壓力,實際情況恰恰相反。

            上述現象也一定程度上說明萬邦醫藥的內控存在問題,實際上,其內控問題遠遠不只上述現象。

            招股書顯示,實控人陶春蕾的親屬郭敏2018年從萬邦醫藥拆出資金290萬元,拆借原因竟為“幫助親屬完成存款業績指標”。另一高管周燕也在2018年因個人購房資金周轉需求,從公司拆出資金102萬元。上述這兩筆關聯方拆借的資金雖都在當期已全部收回,但卻均未收取分文利息。

            從這些現象來看,萬邦醫藥儼然成了實際控制人陶春蕾及親屬等的提款機。

            研發費率遠低同行均值

            萬邦醫藥的持續盈利能力堪憂,這樣的判斷,源于其研發費率偏低。

            在2019年業績略微下降后,近兩年,萬邦醫藥經營業績實現了高速增長。2020年、2021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9億元、2.11億元,同比增長35.02%、51.72%。對應的凈利潤為0.55億元、0.82億元,同比增長104.94%、50.18%;扣非凈利潤為0.49億元、0.73億元,同比增長93.72%、47.21%。

            萬邦醫藥稱,公司從臨床研究服務起步,先后設立臨床部、生物樣本分析部、藥學部、伊然生物等子公司,具備提供藥學研究和臨床研究全流程服務的能力。

            公司坦承,CRO行業競爭激烈。從國際市場來看,市場化程度較高,市場集中度也較高。國際CRO企業如IQVIA以及Covance等無論是技術還是資金實力均在行業中占據絕對領先地位,并且隨著國際CRO企業陸續在國內設立分支機構,加劇了國內市場的競爭。同時,近年來,藥明康德、康龍化成、泰格醫藥等國內CRO企業不斷發展壯大并積極進行產業布局,進一步加劇了國內CRO行業的競爭。

            基于此,萬邦醫藥需要把握行業發展趨勢、保持自身競爭優勢、提高技術水平和專業性,否則,激烈的競爭環境將對公司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與國內同行相比,萬邦醫藥幾乎處于墊底位置。2021年,藥明康德、康龍化成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29.02億元、74.44億元,對應的凈利潤為50.97億元、16.61億元。反觀萬邦醫藥,營業收入在2億元左右,凈利潤不到億元,與國內行業龍頭差距較大。

            值得一提的是,CRO行業屬于技術密集型領域,需要通過研發掌握一些核心技術。然而,萬邦醫藥的研發投入雖然在逐年增加,但占比逐年下降。

            數據顯示,2019年至2021年,萬邦醫藥的研發費用分別為673.46萬元、778.31萬元、1034.74萬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54%、5.59%、4.90%,逐年下降。同期,同行業可比公司均值分別為7.63%、9.65%、10.13%,逐年上升,且均高于萬邦醫藥。

            對此,公司解釋稱,主要由于公司的研發模式以自主研發為主,委托外部研發機構研發支出相對于同行業可比公司更少所致。從專利方面看,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萬邦醫藥僅擁有專利4項,其中發明專利2項,實用新型專利2項。而國內行業龍頭藥明康德的專利數量2100項,其中發明專利1700件。

            萬邦醫藥稱,由于公司收入主要來源于生物等效性研究,屬于臨床研究范疇,臨床業務的開展對專利的依賴度較低所致。相對于臨床研究,藥學研究通常形成的專利較多。近年來,公司藥學研究業務規模逐步擴大,公司專利保護的意識也逐步提升,增加了專利申請。目前,公司已擁有在審發明專利13項。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美女无奶罩内裤 大全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address id="dpbtb"></address>

                    <noframes id="dpbtb"><address id="dpbtb"><listing id="dpbtb"></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