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jbbt"></address>

        <sub id="xjbbt"><listing id="xjbbt"></listing></sub>

          <form id="xjbbt"></form>

              <form id="xjbbt"><listing id="xjbbt"><nobr id="xjbbt"></nobr></listing></form>

                長江商報 > 擎起“五四”火炬 呼喚民族覺醒——百年前湖北團組織的成立

                擎起“五四”火炬 呼喚民族覺醒——百年前湖北團組織的成立

                2022-05-12 14:06:05 來源:省檔案館

                “我們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擁抱時代。我們是初升的太陽,用生命點燃未來!奔t五月是青春激揚、革命高漲的日子。100年前,1922年5月,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共青團中央的前身)宣告成立。遵照團中央的指示,12月17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湖北區委成立。她一經成立,便在省委領導下,投入偉大的革命斗爭實踐,成為率先覺醒的社會進步力量,推動湖北青年運動進入到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點燃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縷星火。

                求索:探尋救亡之路

                1840年鴉片戰爭以后,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國家蒙辱、人民蒙難、文明蒙塵,中華大地國難日深。湖北是寇深禍亟的地區。自1861年漢口開埠,英、德、俄、法、日五國相繼在漢設立租界,對湖北進行殘酷侵略和掠奪。一批仁人志士在荊楚大地苦苦探尋救亡圖存之路。1889年,張之洞出任湖廣總督,督鄂18年里,大量開設新式學堂,有組織地選派青年海外留學,湖北進步青年開始“睜眼看世界”。1911年(農歷辛亥年)10月10日,湖北革命團體文學社、共進社及湖北新軍在同盟會的推動下,發動武昌起義。然而,辛亥革命以失敗而告終。中國迫切需要新的思想引領救亡運動,迫切需要新的組織凝聚革命力量。

                1917年,惲代英在《新青年》發表“論信仰”

                1915年,陳獨秀創辦《青年》雜志(第二卷起改為《新青年》),高舉科學與民主的大旗,在全國掀起新文化運動。它深刻地影響湖北,為正在追求真理的湖北進步青年,展示了一個新天地。陳獨秀在《敬告青年》中說:“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于硎,人生最可寶貴之時期也”。武昌中華大學的惲代英積極回應,給《新青年》致信:“我們素來的生活,是在混沌的里面,自從看了《新青年》,漸漸地醒悟過來,真是像在黑暗的地方看到了曙光一樣!薄豆馊A學報》《漢口民報》等一批進步報刊誕生,進步青年惲代英、黃負生、林育南等紛紛撰稿,圍繞世情、國情展開討論,對封建制度和倫理綱常進行批判,促進了青年的覺醒。這一時期,由惲代英等人發起成立的互助社,作出了改造社會的實踐探索,成為湖北新文化運動的重要陣地,也是全國最早的進步社團之一,吸收了林育南、肖人鵠、劉仁靜等許多進步青年,也吸引了董必武、陳潭秋等人的注意。

                正當新文化運動蓬勃發展時,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李大釗作為中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傳播者,連續發表《庶民的勝利》等文章,熱情謳歌十月革命,并高呼“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一批苦苦尋求中國出路的先進青年,由此受到了震動和鼓舞,他們看到了民族解放的新希望。一些由進步青年創辦的湖北社團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仁社、黃社、輔仁社、日新社、農村改進社、人社等,這些社團都注重個人品格修養,以改造社會為宗旨。1918年6月6日,互助社在中華大學開辦啟智圖書室,專門銷售《新青年》《新潮》等進步書刊。1919年初,胡業裕等人創辦《新聲》半月刊,進行新思想、新文化的研究和宣傳!啊缎侣暋肥俏洳谝粋新文化出版物”,“亦是全國響應北大新思潮的先驅者”。新的時代強音開始在荊楚大地上風雷激蕩。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愛國學生運動,以武漢學生聯合會為主的湖北青年進行了聲援和堅決斗爭。6月1日,近六千名學生實行同盟罷課,湖北督軍王占元下令軍警野蠻鎮壓,在中華大學門前當場刺傷學生十余人,爆發了湖北“六一”流血事件!白詮氖芰宋逅倪@個大刺激以后,大家都從睡夢中驚醒了。無論是誰,都覺得以前的老法子不適用,不能不別開生面去找新的,這種潮流布滿于青年界!蔽逅倪\動以后,一大批經受洗禮的湖北熱血青年,開始新的探索之路,他們終將目光投向社會主義,投向馬克思列寧主義。如:惲代英與林育南在武昌共同創辦利群書社,直接經銷《共產黨宣言》《社會主義從空想道科學的發展》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張冥飛編印《勞農政府與中國》、惲代英翻譯《階級爭斗》;董必武、陳潭秋等人在李漢俊幫助下,開始系統接觸學習馬克思主義文獻,并創辦私立武漢中學,成為馬克思主義在湖北傳播的重要陣地。

                覺醒:成立團的組織

                1920年4月,俄共(布)遠東局代表維經斯基(中文名吳廷康)來華,目的是了解中國革命的情況并與中國的進步革命組織建立聯系。8月,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維經斯基一行不僅給中國共產黨的建黨工作帶來了共產國際的幫助,也介紹了蘇俄青年團組織的情況和開展青年工作的經驗。8月22日,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并向各地發出建團的倡議。同年秋,董必武、陳潭秋、劉伯垂、張國恩、包惠僧、鄭凱卿、趙子健7人在武昌撫院街97號董必武張國恩律師事務所成立武漢共產黨早期組織。11月初,董必武、張國恩、鄭凱卿同利群書社骨干成員李書渠開會,研究建團工作。11月7日,在十月革命勝利三周年紀念日,召開了青年團第一次會議,宣告武漢團的早期組織正式成立。會議推選包惠僧為團書記,陳潭秋負責組織工作。包惠僧在會上宣讀了團的章程,提出團的名稱為“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團的宗旨是“研究社會主義,實現社會主義的思想”;團的會議“預定每星期舉行一次”;入團的手續是“不論任何人,經我團團員一人介紹,就可以加入我們的社會主義青年團”;團的駐地 “暫設于武昌”。

                惲代英翻譯考茨基的《階級爭斗》

                這一時期,惲代英由于熱衷于新村運動,沒有參加湖北團組織的創建,但在他的領導和影響下,利群書社骨干成員李書渠、林育南、劉光國、李求實等參加了湖北乃至全國早期團組織的創建,有的擔任了負責人。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后在宣傳馬克思主義、團結培養進步青年、促進青年交流、發展工人運動等發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然而,由于沒有形成一個全國統一的領導機構,缺乏統一的指導思想,團組織內部成分復雜、分歧較大,且基本處于獨立開展活動的狀態,繼1921年5月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宣布臨時解散后,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隨即解散。

                1921年7月,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在黨的成立大會上,專門對建立和發展社會主義青年團、吸收優秀青年團員入黨等做了研究。8月,張太雷從莫斯科帶回青年共產國際要求在“還沒有共產主義青年組織的國家創立組織”的指示。中國共產黨中央局開始對社會主義青年團進行恢復和整頓,并指派張太雷和施存統主要負責。他們吸取了建團初期的教訓,在思想和組織方面進行了整頓,重新制定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臨時章程》,規定“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為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團體”、“各地方團以各地社會主義青年團名之,為本團之一部”。根據此章程的有關規定,團臨時中央局成立。

                按照團臨時中央指示,武漢黨組織著手恢復、整頓青年團的工作。1921年12月4日,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恢復重建。1922年4月9日,武昌社會主義青年團舉行第七次會議,更改團名為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改選了團的負責人和委員,劉昌群任書記兼勞工運動委員長,陳潭秋任出版委員,董賢玨任圖書委員,林育南任學生運動委員長,李書渠任社會教育委員長,馬念一任婦女運動委員長,王道任軍人運動委員長。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有了一些進步和發展,團員達30人。

                1922年2月,團臨時中央局向各地團組織發出《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的重要通訊》,通知各地青年團參加全國青年團代表大會。5月5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市東園隆重開幕,這一天也是馬克思誕辰104周年紀念日。出席這次大會的代表共有25人,包括團臨時中央局的張太雷、施存統等,以及來自上海、北京、杭州、南京、武漢、長沙、廣州等15個地方團組織的代表。張紹康作為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代表出席了會議。

                武漢S.Y.(社會主義青年團)第二屆職員名單

                團的“一大”所通過的綱領、章程和產生的團中央領導機構,促進了湖北地區團的工作。1922年7月,根據團章規定,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改組為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武漢地方執行委員會,下轄武昌、漢口、漢陽、江岸、徐家棚5個團的地方委員會。12月17日,根據團中央關于以行政區劃為單位,擁有3個團地委的地方可以建立團區委的指示精神,正式成立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湖北區執行委員會,劉光國任委員長,委員為張紹康、項德。椨ⅲ、李求實、梅東洋;候補委員為林育南、許白昊、盧斌。團湖北區委當時的工作范圍僅限于武漢,所轄團武昌地委主要做學生運動,漢口、漢陽兩團地委主要做輿論工作和工人運動,江岸、徐家棚兩團地委主要做工人運動。至此,一個具有統一思想和組織,具有明確綱領和奮斗目標的先進青年地方組織正式成立了。此后,雖然名稱幾經改變,但她始終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站在革命斗爭的前列,作為中國共產黨的助手和后備軍,發揮了生力軍和突擊隊的作用。

                播火:進行革命行動

                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創立后,便積極發展團員,以投身工人運動、馬克思主義宣傳、開展反帝反封建的學生運動等方式投入革命工作中。檔案顯示,團的工作是緊張有序的。

                1922年4月17日《劉昌群致國昌信——關于武漢團的活動情況并報送全體團員、各委員會職員名單》

                信中介紹:“現已開始著手進行者:(1)粵漢鐵路工人學校已向各方面募捐作經費,一切宣傳指導等事由李書渠、包道貞負專責。(2)青年圖書室已成立,刻下正在印募捐冊,有募得二、三百元之希望。(3)項德隆現在漢口(京漢路)工人俱樂部,作書記,對工人實行指導宣傳。

                前日大會議決“五一”紀念,舉行大規模之游藝會(戲劇、魔術……),對于工人實行啟發宣傳運動,推包惠僧為籌備主任,由S.Y.全體及其外與S.Y.接近之青年共同舉行,此刻已在著手進行!薄 

                從劉昌群5月2日的報告看,“五一”運動取得了圓滿成功!敖Y果是一百分的滿意!有四家報館受我們運動出特刊!逡弧嗡嚂墙枨嗄陼牡攸c。共到八百多人,有五百張卷是送工人的,其余賣錢作開會之用。戲劇演得很得聽眾的歡迎。有十幾種的傳單在各處發散。這回因為湖北的政府,以及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們,不知道‘五一’是什么東西,故我們得以大吹大擂的干。

                ”1922年6月《武漢S.Y.五月份工作報告——“五一”紀念活動情況、接收新團員、組織調查委員會》顯示: 

                “五月一日:  

                由S.Y.主動,用武漢中學及中華大學名義,在青年會舉行游藝大會,來賓到了八百多人。勞動者演說的很多。會場中有十幾種傳單散發。各處報館,用“五一”游藝會去要求,共有七家出“五一”紀念特刊。決定把“五一”底詳細情形,并傳單、論文編印成冊。但是后來因為各處代銷的入場券款子多未收齊,印冊子只得作罷! 

                五月十三第九次常會:  

                加入新團員:  

                袁之英  

                楊子烈女士  陳媲蘭女士  李 革女士  

                夏之栩女士  莊子道女士  吳 勇女士  

                丁仲松女士  袁  溥女士  

                通過產業機關產業工人、手工職業工人調查表方式并決定由書記將每種調查表印幾十張,下次會議時分散給各團員,以便著手調查。新加入之女團員因有婦女讀書會為研究宣傳之機關,故不加入馬克斯學說研究會! 

                五月二十八第十次常會決議:  

                婦女運動委員會辦暑期女子平民學校,其辦法:1.向女子師范教職員并其他各處募捐并要求中央與以最低限度之幫助;2.簡章由婦女運動委員會起草! 

                臨時調查委員會,由各團員自任各處調查,惠僧擔任調查京漢鐵路、揚子鐵廠、煙草工人、銅圓局;昌群擔任調查第一紗廠;育南擔任調查裕華紗廠、模范大工廠、劃子;書渠擔任調查粵漢鐵路;潭秋擔任調查紗麻四局!

                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后,特別注重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包惠僧、李書渠等在徐家棚開班工人補習夜校和工人子弟學校;項英在江岸開辦工場夜校;林育南、許白昊等在武昌第一紗廠等工廠陸續辦起工人識字班,講解階級斗爭學說和時政。1922年8月至1923年2月,全國工人罷工斗爭形成了中國工人運動的第一次高潮。湖北團組織和團員青年發揮先鋒作用,戰斗在最前列,參加了漢陽鋼鐵廠、粵漢鐵路工人、漢口人力車夫、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1923年“二七”慘案發生后,各地團組織通過游行示威等方式進行聲援,團中央執行委員會發表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為“二七”大慘殺宣言》,武漢學生聯合會發表了《關于“二七”慘案告全國書》,強烈譴責軍閥暴行,號召全國青年和人民群眾起來斗爭。一些領導此次工運的領袖鄧中夏、林育南在不久召開的團的“二大”上,當選為團中央執行委員。湖北的團組織得到了鍛煉和成長,也擴大了湖北青年運動在全國的影響。

                為加強國民教育,推動青年運動,武漢社會主義青年團還利用《武漢星期評論》進行宣傳。1921年1月2日,惲代英、黃負生、劉子通等創辦《武漢星期評論》,后來成為武漢共產黨早期組織機關刊物,先后由黃負生、劉子通、李書渠、陳潭秋任總編輯。它旗幟鮮明地宣傳革命思想,抨擊舊制度,指導知識青年投身于革命斗爭,還經?怯嘘P工運、學運、婦運的文章和報道。1922年5月1日,評論發行了“五一”國際勞動節專號,林育南撰文頌揚勞工運動。同年6月,又出“婦女運動號”,李漢俊撰文《第三階級的婦女解放運動》《第四階級的婦女運動》、陳潭秋撰文《我對于女子參政運動的兩個危懼》。該刊于1924年初?,作為武漢黨團早、中期的重要宣傳“陣地”,它在聯系和團結青年團員、號召青年投身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軍閥的斗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請黨放心,強國有我!卑倌旰,我們仍看到無數眼中閃著光芒的中國青年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在黨的領導下接續奮斗,百川匯海奔涌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歷史征程中。(省檔案館 吳華 供稿)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老师在教室里脱丝袜自慰,Chinese壮男士兵自慰Gv
                <address id="xjbbt"></address>

                      <sub id="xjbbt"><listing id="xjbbt"></listing></sub>

                        <form id="xjbbt"></form>

                            <form id="xjbbt"><listing id="xjbbt"><nobr id="xjbbt"></nobr></listing></form>